有文化底蕴的流氓

长期失踪人口

再遇你〔德哈〕25




下了课,哈利悄悄溜掉了,按时间线索,他该去找伏地魔的日记了。


楼梯里传来费尔奇熟悉的吼声,哈利捂着耳朵小心翼翼的挪过去,费尔奇一边嘟囔一边关门,

等他走远,哈利从角落走出来猫着腰正准备钻进盥洗室,一只修长的手猛的把他回扣住。

“圣人波特,又在乱跑了。”德拉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哈利身后,脸色有点不好看。

哈利又偷跑,还好自己跟过过来了。

“德拉科!”梅林的胡子,他怎么在这儿?

哈利满脸惊讶。

“说说吧,你准备干什么?”德拉科并没有逼问他,而是气势汹汹的压低了声音。

“找桃金娘。”哈利回答。

“为什么不找我一起?”德拉科继续问。

“……”哈利看着德拉科,“我错了。”

德拉科挑眉,“走吧,带路。”

哈利无法只能领着德拉科进盥洗室。

“哈利,如果你下次再丢下我,我就……”

德拉科准备狠狠的威胁一下他却发现自己好像没有筹码可以这么做,陡然泄气。

“我保证,我会一直带着你,直到我死去。”哈利默默的说,眼眸灰暗。


俩人好像没有说什么,谁也没听到,对方内心的独白。





德拉科缓缓走着,防止地上的污水沾到鞋面上。

哈利则开始寻找地上的笔记本。

哭泣的桃金娘正在哭喊,她看见哈利他们进来,短暂的停下哭声。

“你们是谁?”桃金娘惨兮兮地用汩汩的声音问,“又要用什么来砸我?”

“没人愿意砸你,”德拉科看着四周的一切毫不掩饰内心的厌恶。

湿哒哒,黏糊糊,这里的一切都糟糕透顶。

“你可真没有礼貌!!”桃金娘的嗓音尖锐起来,“没有心的冷血动物!!”

哈利捂住耳朵,“他只是讨厌这里的环境,桃金娘,冷静一下。”

德拉科没有理会桃金娘的嘟囔,他眼尖的看见了浸泡在水里的笔记本。

怎么有点像之前哈利的日记本?

走过去,捡起来,翻看了一下,什么也没有。

署名——汤姆·里德尔。

烫手一样,德拉科关上了日记。

“怎么回事?哦,你找到了,德拉科给我好吗?”哈利瞥见了德拉科手里的日记,心想,省事了。

等俩人出了盥洗室快步回到寝室,德拉科问,“你在找它吗?”

“也不是,主要是想问桃金娘一些事情,”可是被你打断了。哈利耸耸肩,“但她心情不太好。”

“抱歉。”德拉科烦躁的揉揉头发,他刚刚的态度可能给哈利造成了麻烦。

“没有什么,德拉科,去吃饭吧,等会我要去找一个人,”哈利把笔记本自顾自的放进柜子里。

“谁?”德拉科问。

“金妮。”哈利回答。

情人节快到了,他不想再收到那份一言难尽的情书。

德拉科没有回答,只是去自己的书架上的一个盒子。

盒子里放着一个红色的礼盒。

“物归原主。”德拉科把礼盒放到哈利手里。

哈利不明所以的打开。

一条挺好看的红色围巾。

不厚不薄,叠成方方正正的样子,放在盒子里。

“金妮给我的?”哈利问问,“织的真不错。”

德拉科不自然的转过身,哈利果然喜欢。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织一条?”哈利问。

“……”德拉科猛的转身,只见哈利把围巾折好又放回了礼盒里。

“怎么了?不会啊?那请马尔福少爷勉为其难的去和马尔福夫人学一学吧?”哈利笑眯眯的说。

过了半晌,才听见德拉科有些微颤的嗓音,

“好。”






礼堂外,哈利远远的看见了金妮。

苍白着脸,看起来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

“我先进去了,十分钟,必须进来。”德拉科拍拍哈利的肩膀走进礼堂。

哈利吐吐舌头,十分钟就十分钟。


“金妮,”哈利连忙拦在金妮面前,“聊聊好吗?”

金妮抬起头,见上哈利,眼里带着惊讶,“好……”




俩人站在城堡外的走廊,金妮看起来很紧张,这让她本就苍白的脸色更难看了。

“金妮,别紧张好吗?”哈利尽量放缓语气,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温柔一些,“你最近精神不怎么好,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我不能告诉你……”金妮为哈利关心她而脸色稍稍红润了一些,但又像是想到什么,脸上又快速苍白起来。

“没关系的……我把你看作妹妹一样,也希望你能把我当哥哥看待,可以适当的依赖我……”哈利说得很轻很缓,他不想吓到金妮。

金妮看着哈利,她懂得她被无声的拒绝了,压抑已久的心情瞬间崩塌,眼泪大颗大颗滴落,“我……我干了一件坏事……我……”

哈利揉揉金妮的脑袋,“别紧张,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告诉我,我或许可以帮助你,金妮,别哭了好吗?”

金妮揉着眼眶,断断续续的说着自己捡到伏地魔日记的事情,说到最后的时候,她已经脸色苍白了,“怎么办……爸爸妈妈知道了怎么办?我会被开除的……”

哈利握住她瘦弱的肩膀,“嘿,没关系的,事情会被解决的,金妮记住从现在开始,你从来没有拿到过那本日记,答应我好吗?”

金妮看着哈利祖母绿的眼眸,心情渐渐平复下来,“我是个坏孩子对吗?”

“不是你的错,金妮,”哈利笑着说,“该回去吃饭了。”

俩人结伴去礼堂,哈利小心的看了眼德拉科的脸色。

很好正常,应该没超过十分钟。



哈利刚一落座,潘西一脸惊讶的凑过来,“哈利!你竟然和那个韦斯莱一起进来,你难道……唔……”抛弃这个词还没说出口就被布雷斯眼疾手快的捂住了嘴。

姑奶奶,有的话,还是不要说的好。


布雷斯小心翼翼的去看德拉科的脸色,只见后者面无表情的咬着烤肉,并没有发飙。



哈利也瞥了一眼德拉科,轻轻的用手推了一下德拉科的手臂,“德拉科?”


“我吃好了,”德拉科立刻站起来,转身出了礼堂。


哈利苦着脸问,“离他进礼堂过了多久了?”

“大概三十分钟左右……”布雷斯说。

“哦,天哪……”哈利迅速塞了块面包进嘴里,认命的追了出去。

不要得罪马尔福。




德拉科在走廊里速度由快变慢,他不禁想,

哈利到底和韦斯莱到底聊了什么,聊这么久?

哈利为什么还不追过来?

这么想了之后,德拉科又摇摇头,不行,他现在得吃饭,本来就挺瘦,不能再饿了,吃完饭必须得来找自己,时间不能超过一小时……

精明的马尔福小少爷站在走廊里算着哈利吃饭的时间。哈利已经从礼堂追过来了。

“德拉科,”哈利快步走过去,“我道歉,我迟到了……”

德拉科被哈利拽着,拉长的脸总算缓和了一点,“你怎么来了?怎么没留在哪吃饭?”

还不得来先认错,哈利默默吐槽。

“见你生气了,吃不下,”哈利眨眨眼,“陪我回去吃点怎么样?”

哈利显少服软,于是德拉科非常受用的被他拉着又回了礼堂。



见俩人回来了,潘西问布雷斯,“他俩吵架多久?”

“不超过十分钟。”布雷斯嘴角微微颤抖。

“万恶的情侣,”潘西小声嘀咕。






题外话

更新啦!我连读的有点多,更新不定时,希望体谅一下。

谢谢浏览


评论(2)

热度(16)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