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化底蕴的流氓

长期失踪人口

竹马竹马

4




德拉科拖着拖把,从客厅这头到哪头,脸上憋着气,另一边在起居室擦桌子的哈利倒有些不安。

万一西茜妈妈把这件事告诉妈妈,那真的玩完了。


“……尊贵的马尔福少爷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情!从来没有!”


哈利已经记不清这是德拉科吼的第几次了。

他撇撇嘴,再怎么喊,还是要拖。


纳西莎慢条斯理的在客厅剪着花,闻言只是见怪不怪的挑了一下眉毛,“小龙,你再说下去,时常加倍。”

“知道了,妈妈,”德拉科闷声回答。



等一上午的操劳结束,德拉科和哈利累瘫在了沙发上,两颗圆滚滚的小脑袋不经意靠在了一起。

纳西莎看着心疼坏了,忙叫家养小精灵备茶和点心。

虽然心里心疼,但绝对不表现出来。

“知道错了么?以后还打架吗?”纳西莎轻声问。

两人没力气回答,同时摇晃脑袋表示不会再有了,可是摇的方向不一样,脑袋撞在了一起。

“哈利你是巨怪脑子吗?这么硬!”德拉科吃痛的说,但完全没有生气甚至起身的意思。

“我又不是故意的……”哈利懒得说什么,“还有我这不是巨怪脑子,德拉科。”

“我看就是……”德拉科轻轻晃动脑袋,无意识的蹭蹭哈利的脑袋。

两个孩子浅浅的笑了起来。

“你到底是龙还是狗啊……这么喜欢蹭人……”哈利笑道。

“当然是龙……最帅的那种!”德拉科闭闭眼,他已经有些困了。

两颗小脑袋终于不再乱动,累瘫的两人睡着了。

纳西莎笑了笑,用飘浮咒把把俩小孩运到床上。

看来这个法子很好用。



后来俩人关系好了很多,虽然总有德拉科的爆吼夹杂在其中。

“哈利!不要把花乱剪!”

“哈利,不要一直骑扫帚!”

“哈利波特!这是你第几次把口水流到了我的书上!”

……


一周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哈利收拾好东西,德拉科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翘着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要回家了,”哈利用手捅捅德拉科的手臂。

“嗯嗯。”马天龙闷闷不乐。

这么快一周了?为什么波特夫妇不多玩前几天。

“德拉科,我总觉得咱俩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哈利为了表示自己还是很喜欢德拉科的,笑着说。

“嗯嗯,”德拉科敷衍的回答,等去了霍格沃茨上学,认识了新同学,估计你就不这么说了!

哈利最后被接回家。


去霍格沃茨上学期间,哈利每年都跟德拉科说会做一辈子朋友。

德拉科都敷衍的回了两句。

梅林的胡子,他其实想要更多。


直到五年级以后,哈利再一次抱住比自己高了一个头左右的德拉科眼睛亮晶晶的说,“德拉科你还想和我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嘛?”

德拉科搂住哈利的腰,不着痕迹的按了一下,“说实话,不太想。”

“为什么啊?!”哈利险些从德拉科的怀里跳出来。


德拉科把人搂紧了些,“想当男朋友,最好是能和你结婚守你一辈子的那种。”

他的嗓音有些低,全部落在哈利的耳边。

“我我我……”哈利脸颊很快烧了起来。

梅林啊,他在做梦吗?德拉科喜欢他!

“不乐意?但是已经没用了,哈利,马尔福一向说到做到,”德拉科危险的压过去,克制不住的吻在哈利的唇上。

一翻交缠,哈利趴在德拉科的肩上喘气。

“你怎么总是喜欢乱猜,”哈利不满的抗议,“我又没说我不乐意。第一次见面也是这样。”

“噗嗤,”德拉科轻笑一声,拍拍哈利的背,“你太优秀了,搞得我不确定。”

“嘁……”哈利微微扬起头,嘴角上扬,“你也不差。”

要不然也不会每年都试探,要不然我也不会喜欢你。


“那我等会写信告诉爸爸妈妈,让他们早点同莉莉妈妈商量把订婚宴办了,顺便筹划一下我们毕业后的婚礼,”德拉科吻在哈利的耳尖,说,“那个韦斯莱已经向你示好了很久了,我需要点东西让他知难而退,其实顺带买个预言家日报的头条也不错。”

“我跟金妮是朋友,德拉科,”哈利解释道。

“我知道你把她当朋友,可是她对你目的不纯,作为你未婚夫我有权证明我自己的身份,”德拉科不高兴的说。

得,刚刚还男朋友,这会直接未婚夫,过几天该自称已婚男士了。

但最后哈利叹口气,“听你的。”




三天后,预言家日报头条新闻,魔法部部长马尔福的儿子和傲罗司司长波特联姻,且不日举办订婚宴。


一时间多少芳心破碎。



当然这不是我们要注意的。




毕业后,德拉科和哈利无疑成了最早结婚的那一批。



婚礼上有人问过夫夫二人后悔这么早结婚吗,得到的答案都是不后悔,甚至是庆幸。






二人结婚后,哈利从事黑魔法防御课的教授,德拉科继承马尔福家主的位置。

俩人为了方便联系开通了教授办公室和马尔福庄园书房的壁炉。

于是有的学生来办公室找哈利时,总能看见马尔福家主坐在一旁批改文件,如果你在里面待的时间过长,总会收到马尔福先生不满的眼刀。


后来来问题的人也少了。

学生们和哈利抗议,哈利也觉得该和德拉科好好谈谈。

哈利试着和德拉科商量,“德拉科要不然你回去,学生们都不敢来找我了。”

“为什么要让他们来找你?有我不够吗?”德拉科眼睛都没抬,明明看起来一副高高在上的贵族模样,嘴上却依旧是个小气精加傲娇鬼。

“我不想他们和我分享你,工作已经把我们分开得太长了不是吗?哈利,”德拉科拉过哈利坐在自己的腿上,捏住哈利的下巴与他额头贴着额头。

语气带着点委屈。

哈利妥协了,他从来都受不了德拉科的服软。

于是,这场博弈又是马尔福先生大获全胜。









题外话

写到这了,没有了,谢谢看完的人!

评论

热度(29)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