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化底蕴的流氓

长期失踪人口

曦瑶

有私设,有ooc,望见谅





寒室

蓝曦臣垂着眼眸,手上温柔的理着花盆的石子,一株灿烂的金星雪浪盛开在花盆中央。

阿瑶要回来了。




时间倒溯,回到观音庙事件后的几个月。

蓝曦臣闭门不出,蓝忘机只能时时找兄长谈心。

魏无羡看不下去了,去寻了个古籍,找到可以将人复生的办法——将已死之人的魂魄引到此人生前之物上即可。

金光瑶生前之物基本被销毁了,蓝曦臣就把金光瑶曾赠予自己的花拿来做容器。

“兄长觉得这可行?”魏无羡看着这盆花问道。

“这盆花是阿瑶以前精心护养后赠予我的,”蓝曦臣托着花盆,解释道,“应该可行。”


魏无羡点点头抱着花走了。


过了半个多月,蓝忘机带着倦色来到寒室。

“兄长,此事已成,好生照料,即可。”蓝忘机将花递给蓝曦臣。

蓝曦臣不知该说什么,只是道了谢,送走蓝忘机后,独自一人抱着花坐在床边。

素白的手指轻轻抚摸着花瓣,仿佛在触碰一件易碎品。

泪珠划过脸庞落在花瓣上被轻轻托住,多日不见的笑颜再次绽放在蓝曦臣的脸上。




蓝曦臣点点花瓣,阿瑶何时才能回去?

罢了,不能着急。

这样想着蓝曦臣最后一次浇完水,起身去沐浴。

待人走后,房间桌上只有一盆金星雪浪。

晚风透过窗棂,拂到花瓣上,一阵微弱的金光,一虚影出现在寒室。

金光瑶自从被封进棺材,就断了任何念头,他思来想去,他筹谋这么久图的是什么?

想来想去图的不过是一个蓝曦臣。

但一切都脱离原轨。

如果能重来,他就不回金家了,一心赖在蓝曦臣身边,就算背家规他也能忍受。

金光瑶闭闭眼,不去想。

几个月前,突然感受到一股拉扯感,身上的负重感消失了,后来到了一处极其温暖的地方。

身上的伤也不疼了,甚至在慢慢的好起来。

等金光瑶再次能清晰视物时,赫然看见了躺在床上就寝的蓝曦臣。

无比规矩的睡姿,如玉的脸庞被月色打磨的更光滑,解开的抹额和衣物叠好了放在一边。

二哥……

金光瑶以为自己做梦了,想伸手去碰碰蓝曦臣,费劲抬了抬,只听见沙沙的摩挲声,像叶片。

抬了好久也碰不到,金光瑶泄气了。但随即一哂,能这样远远的看一眼也不错,还敢强求什么。


原以为这是梦,可是后来看见蓝曦臣在给自己浇水的金光瑶不淡定了。

这是真的。

金光瑶能看见一丝丝淡蓝色的灵力从蓝曦臣的身上往自己身上来,脚下还能感受到凉意。

这是怎么回事?

直到蓝曦臣把金光瑶抱到窗台上晒太阳,无意间,金光瑶瞥见镜子,

我变成了一朵花?!


金光瑶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


“阿瑶,我要去上早课了,你且先一个人待着。”

“好……”金光瑶下意识的回答道,回过神来连忙捂住嘴,却牵动叶片去捂花盘,连花瓣都在微微收起。

这……金光瑶捂脸,忘记自己是朵花了。

蓝曦臣微微睁大眼睛,“阿瑶?你能听见?”

不能不能……金光瑶绝望摇头,

在蓝曦臣眼里硕大的金星雪浪无风摇曳。

蓝曦臣嘴角带着笑,阿瑶这是舍不得自己。

于是,在金光瑶一脸懵逼中,蓝曦臣将花一同抱到了学堂。

二哥,你看见蓝启仁在瞪你吗?






后来金光瑶逐渐适应了自己的身份。

做花也挺好,至少实现了一直待着蓝曦臣身边的梦想。

自己变成花绝对有魏无羡的功劳。

但是二哥为什么要让魏无羡这么做?

他不是……

金光瑶垂着眼眸,可能是愧疚吧……

蓝曦臣正端坐在一旁抄家规,原因嘛……

余光瞥见刚刚还挺精神的花一下子垂了下来,而且花瓣又开始卷曲。

放下笔,伸手捻了捻一片花瓣,“今日没晒太阳,精神不怎么好。”

金光瑶被蓝曦臣捏住脸颊,不觉得疼反而去蹭了蹭。

蓝曦臣嘴角带着温柔的笑将花抱到窗台前的桌上,阳光刚好能照到的地方。

暖暖的阳光晒着,金光瑶想就这样吧,他挺喜欢这样。





直到一天,金光瑶在寒室一直等不到蓝曦臣回来,有点着急。


没过一阵,门开了,蓝曦臣走了进来。


神色无异,但金光瑶总觉得怪怪的。


蓝曦臣抱着花,坐在床边,眼神直直的看着他。

金光瑶也看着蓝曦臣,抹额规矩的束好,纤细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煞是好看。

二哥?

一滴泪啪的溅到花瓣上。

金光瑶瞪大眼睛,谁欺负你了?


又是一滴泪。


蓝曦臣不说话,就这样静静的掉眼泪。


金光瑶急得不行,连蓝曦臣身上的蓝色灵力顺着眼泪一点一点渗进自己身体也没察觉。


金光瑶费力的想起给蓝曦臣擦眼泪,可是只能抬抬叶片。


连金光瑶自己也没察觉到,他长高了不少能将坐在床沿的蓝曦臣搂在怀里。

“二哥……”

一盆花变成一道影子。

蓝曦臣睁大眼眸,金光瑶身影很淡,好像一碰就会消散,“阿瑶……”

金光瑶发现自己能俯视蓝曦臣,并能在他眼中看见自己的倒影。

人不人鬼不鬼,虚无缥缈的像影子一样。

“阿瑶回来了?”蓝曦臣轻声问,尝试去碰金光瑶的袖子,手指却直直穿过。

蓝曦臣皱着眉,坚持不懈的去抓金光瑶藏在袖子里的手。

金光瑶低头看着蓝曦臣,也动了动手去碰蓝曦臣,也穿了过去。

蓝曦臣无意识的想去抓那只手,可是一次次落空。

就像观音庙,没能抓住……

眼泪再次落了下来,蓝色的灵力流进金光瑶身体里。

能明显看见,金光瑶的身体变得不那么透明了。

自己这是在吸蓝曦臣的灵力!

“抓不住……抓不住……”蓝曦臣小声说,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流。

金光瑶只觉得心脏疼。

“二哥,抓不住就算了吧……”


“不行,我已经错过一次了……不能再……”蓝曦臣无措的去抓金光瑶的手,一次次的落空,固执又让人心疼。

“我不走,二哥,你先睡觉好不好……”金光瑶哄道,“下次就能碰见了,不着急好不好?”

蓝曦臣抬头注视着金光瑶白得透明的脸庞,许久才点头,规矩的上床睡觉。

只是眼睛依旧看着金光瑶。

金光瑶笑着说,“闭眼,二哥乖。”

蓝曦臣才恋恋不舍的闭上眼眸。


金光瑶坐到一旁的椅子上,他得找机会去问问魏无羡。

如果自己吸取蓝曦臣的灵力有害,那自己就离开。

虽然有些舍不得就是了。

金光瑶撑着脸,看着躺在床上睡着的蓝曦臣。

嗤笑一声,二哥明日起来眼睛估计会肿得不成样子吧……


月亮爬上树梢,寒室里安然躺着一位美人,椅子上金星雪浪合着柔嫩的花瓣,似乎都在安睡。





第二日,等金光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蓝曦臣不在,金光瑶费劲的凝气,终于变成了人形。

自己得尽快去找魏无羡。



一路小心的避开弟子,来到静室外的草坪,魏无羡果然在。


魏无羡逗着兔子,余光瞥见金光瑶,笑着说,“恢复得怎么样?”

“魏公子,我有一事想知晓。”金光瑶迅速进入正题。


将事情说完,魏无羡笑了起来,“放心吧,不会有事”

金光瑶放下了心,一个晃神又变成一盆花落在草坪上。

一只兔子好奇的跑上前去,正准备啃上一口,就被魏无羡捏住耳朵提到一边去,“你要是把这祖宗啃了,我估计兄长再好善也会把你炖了。”

把花抱起来往寒室方向走。




蓝曦臣一回来发现丢了花,急得在房间踱步,正准备去找,门一打开,刚好与魏无羡碰上。

“他跑来找我,现在应该是耗费精力累了。”魏无羡把怀里的花递给蓝曦臣。

魏无羡离开后,蓝曦臣抱着花的手不自觉的抖。

昨日不是喝醉了的梦,阿瑶真的回来了……


一只手轻轻抚弄着金星雪浪的花瓣。





次日金光瑶再次醒来时,蓝曦臣看着他,眼神温柔。

二哥……

“阿瑶,出来见见二哥好不好?”蓝曦臣捏着叶片问。

金光瑶咬咬下唇,没答应。

“阿瑶,在怪二哥……”蓝曦臣垂眸问,“是二哥不好,别生气了好不好……”

金光瑶睁大眼睛,观音庙的事情么?他不在意了。

他是怕自己得寸进尺。

不能仗着蓝曦臣对自己的愧疚得寸进尺。



金光瑶正天人大战中,蓝曦臣却行动了起来。

蓝曦臣将脸凑了过去,温柔的气息拂过花瓣。

金光瑶脸颊微红。

柔软的嘴唇轻轻含住花瓣。

还异常流氓的啄了一下。

蓝曦臣,这是,金光瑶混乱了。

“阿瑶,不出来,我就只能这样了,”蓝曦臣毫无歉意的说着。

大有你不出来我就亲你的模样。



金光瑶无法,只能现身。

这次身体要实体一些了,不那么透明了。


“阿瑶……”蓝曦臣长叹一声,伸手去握金光瑶的手,真实的微凉的小手。


金光瑶惊讶于怎么能突然触碰的真实,蓝曦臣却突然抱住了金光瑶精瘦的腰。

“阿瑶,我的阿瑶,”蓝曦臣喃喃说。

手臂不断收紧。

“二哥,我有一经年痴梦,”金光瑶任由蓝曦臣环着他,一只手轻轻的理着蓝曦臣的头发,末了落下一吻,“如今算是实现了……”










题外话


节奏有些快哈,但是总算完了。

谢谢观看。